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2019管家年婆一句诗中特 > 正文内容

访日本亲自写讲稿 演说轰动日本国会(图)

发布日期:2019-06-04 05:42   来源:未知   阅读:
 

  的访日“融冰之旅”取得成功,日本媒体盛赞他是“平民总理”,并说他让日本刮起了“温风”。但日本百姓并不知道,为了确保此次访问成功,做了精心的准备,他在日本国会演讲的讲稿也是自己撰写的。

  4月13日晚,中国国务院总理及主要随行人员在大阪国际机场登上返程的专机,结束了为期3天的访日“融冰之旅”。

  飞行途中,来到记者乘坐的机舱,问候大家“辛苦了!”然而,全程跟随采访的《世界新闻报》赴日本特派记者看在眼里:出访韩日4天,共出席了48场各种活动,光是在日本的51个小时,他就为自己安排了27场活动,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访日一共只有3天,行程安排的紧凑而充实。其中,4月12日是最为忙碌的一天。

  当天,早上6点,东京代代木公园的晨跑者惊喜地发现,中国总理竟也加入了晨跑的队伍。“中日关系改善了,你们觉得怎么样?”问身边的几个日本人,晨跑的人回答说:“真高兴!”“连做梦都没有想到。”

  上午10点,出现在日本国会众议院会议大厅,这是进入新世纪首次有中国领导人到访日本国会。记者曾通过电视转播看过安倍在日本发表国会演讲的情形,有人叫好,有人质疑,感觉颇有点老北京茶馆的气氛。而在演讲过程中,日本议员十分遵守秩序,只在讲到精彩处,才用掌声打断演讲。安倍事后多次公开感叹:“的演讲非常成功!我在国会演讲时只有执政党议员为我鼓掌,而赢得了所有议员的掌声!”一位外交人士评价道:“对于非常期待访日成功的安倍,这绝不是一句简单的客套恭维。”

  演讲中,引用大量事例深情回顾了自秦汉以来的中日交往史,使整篇演讲非常生动鲜活。人们不了解的是,长达40分钟演讲的讲稿竟都是亲自写就的。据《世界新闻报》赴日本特派记者了解,为写好这篇演讲稿做了充分的准备。农历新年,赴辽宁视察,听当地百姓谈起葫芦岛百万日本侨民平安归国的事情。细心的返京后,查阅了关于此事的全部档案,并把这段佳话写入讲稿,成了当天他在日本国会演讲的一大亮点。

  4月12日下午,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机制启动会议在日本外务省饭仓公馆举行。会议虽仅有短短30分钟,却被日本各界称为“一次历史性的会议”。

  会议结束后,安倍特意将引至庭院中。他笑指院中怒放的樱花告诉,“这里的樱花比东京所有樱花都开得晚,因为它们一直忍着忍着,就是要等到来了再开!你看它们多漂亮。”安倍的幽默逗笑了在场所有的人,两位领导人在樱花树下欣然合影。

  安倍的玩笑反映出日方对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机制启动会议的期待。日本曾连续11年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如今却屈居美国和欧盟之后。看到中国去年底与美国召开包括众多财经大员的战略经济对话会,日本政府心急如焚,多次当面向中方官员表达希望建立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机制的愿望。

  访日的第三天,从东京直飞大阪,然后驱车前往京都。参观完岚山脚下龟山公园中的周总理诗碑后,的车队又来到了农户长浜严家,长浜和大女婿长浜义和出门迎接。

  《世界新闻报》驻日本记者注意到,在岚山时还是西装革履的此时已换上了便装和运动鞋。他快步走入农家小院,院子不大,却挤满了各国的记者,中方保安人员不得不不断用英语重复着:“Excuse me,too near(对不起,靠得太近了)!”

  总理在长浜家的菜地里种下了两株迷你西红柿的幼苗。据长浜家人介绍,他们原本准备了两种蔬菜,迷你西红柿和苦瓜,事先并不知道。“两种幼苗摆在那里,总理偏偏拿的都是甜甜的迷你西红柿苗,这是不是表明中日关系的前景不会像苦瓜那样苦涩,而会如迷你西红柿般甜美呢。”长浜家人乐呵呵地说。

  在京都最后一站是立命馆大学,立命馆大学四年级的学生们列队在入校通道的两侧欢迎。谁也没有想到,他忽然会让车队停下,走到学生们中间。与握手的第一位学生是个女孩子,她竟然激动地哭出了声。面对记者的话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旁边的学生则拉着她的手不停地尖叫。

  出现在立命馆大学棒球场之前,《世界新闻报》驻日本记者悄悄替已年过花甲的总理捏一把汗。在日本,名人经常被邀请到重大棒球比赛上开球,但据记者所见,几乎没有哪位名人能把球扔到捕手能接到的地方。安倍去年10月也曾为日美棒球精英赛开球,当时他动作虽帅,球却歪得一塌糊涂。

  13日下午,当头戴棒球帽,身披35号战袍出现,棒球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据说,这35号球衣也是为特别制作的,因为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简单热身后,开始和大学生们练习起投球,他动作相当专业,让在场的记者们大吃一惊。扩音器中,播音员用正式比赛的腔调广播道:“投手,35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阁下”,在场的人都不禁笑了。总理一共投了5个球,后面连续4个都是好球,www.622922.com,引得场下掌声不断。

  担任击球手的立命馆大学棒球队队长事后对记者说:“球投得非常好,让我想起了中国武术的架势。”而连接4个好球的捕手乘替寿朗则说:“和电视上看到的一样,笑容那么真诚,很精神很亲切。”

  的“融冰之旅”时间不长,却在日本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温风”,不少日本人都以能亲眼见到为荣。

  访问岚山那天,《世界新闻报》驻日本记者提前两个多小时赶到了那里。比记者来得更早的,是一些自发前来想亲眼目睹中国总理风采的日本百姓。

  记者在周总理诗碑旁遇到了正在等候的一对中年夫妇曾我贞夫和曾我久子。记者问他们为什么想见,久子不好意思地笑了:“你看我先生是不是有点像总理呢,特别是侧面。”曾我先生戴着眼镜,发型也和差不多,侧面一看还真有点像。“报纸上说经常和孙子打乒乓球。真没想到他已经有孙子了,看上去这么年轻。如果能见到,我一定要告诉他我们从心里欢迎他来,希望京都、日本能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久子补充说。

  本报记者打车从岚山前往访问的下一站农户长浜家。出租车司机得知记者的身份后,高兴地说:“现在中国和日本都在努力走向对方,两国关系感觉越来越好。”他还说,“很亲切很平易近人的样子,总是笑眯眯的。”

  记者来到长浜家,二女儿朱美对记者说:“我们家祖祖辈辈务农,做梦也没想到中国的总理会来我家。很骄傲也很紧张。”大女儿加代子则说:“我太紧张了,感觉快要飘起来了。等来了以后我会给他尝尝我亲手做的牡丹饼,是用红豆、砂糖和糯米做的,形状有点像饭团,甜甜的很好吃。”说着他转身又去忙碌了。

  中日两国需要认清并尊重对方的核心国家利益,才不会因一时一事,忽略了构建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大局

  从行程安排上,不难看出中日双方对此次日本之行的重视:一是双方将政治接触的规格拉得很高,不仅会见了日本天皇而且还在日本国会发表了演讲;二是中国总理与日本民间交往的层面铺得很广,通过晨跑的形式和日本普通民众进行了交流,并在关西地区和日本农民以及大学生做了比较深入的互动;三是访问的文化意味很浓,短短的3天行程里,先后视察了中国在日开办的孔子学院并与日本思想界人士举行了会谈,这使得他此次访问更加多元化和立体化,而从中日发展长期战略互惠关系的角度看,两国加强文化交往、双方思想界强化沟通更是具有非凡的意义。

  在国际外交舞台上,一国元首或政府首脑到另一国议会发表演讲,被视为很高的外交礼遇。在中日关系刚刚转暖之际,即到日本国会发表演讲,从中不难读出两国希望尽快恢复关系的愿望。

  此次访日前,特别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去年访华之前,中日关系降到了历史的冰点,双方十分希望借此次访问显示愿意发展双边政治关系的意愿,致力消除两国民间交往中的一些误解,充分显示中日文化的相似和相近之处,为两国发展长期关系奠定基础。走上了日本国会的讲坛,这至少说明中日双方为关系回暖又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当然,访日之后,中日之间仍然面临着艰难的结构性调适。就中日双边关系本身而言,近代史上的恩恩怨怨、当代两国的战略定位以及未来两国潜在的利益冲突仍将给中日关系的发展投下不稳定的影子。中日作为亚洲现代化的两个重要国家,既面临位置和心理调适,又面临思想启蒙和精神梳理。在适应彼此新的战略定位这一过程中,两国都需要认清并尊重对方的核心国家利益,才能不因日常磨合的艰难而一叶障目,忽略了构建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大局。(作者为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

  诗作首联交待了事情的缘由后,颔联即写诗人进村时所见的自然风景。诗人好似信手拈来农村常见的风景,但平淡之中可见深厚的功力和精心的锤炼。这两句不仅准确生动地描绘了村边棵棵浓密的绿树,村外坡坡横斜的青山,为我们呈现出一幅清新鲜明的山村风景画;而且一个“合”字,一个“斜”字,更将绿树环抱山村,青山横斜村外的神态点化出来,仿佛自然景物同山村人家融洽和谐,依依相合,洋溢着浓厚的情韵,极富亲切感和感染力。

  (2)学历、学位证书(2019年应届毕业生须提供由学校开具的可在2019年7月31日前取得相应专业学历、学位证书的证明,以及由学校或学院盖章的《就业推荐表》);

  任天野在《清江浦》剧照(5张)人的尊敬,才能活的有尊严。可能是做运动员时养成的习惯,睡前他总是上好闹表,在片场,他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对剧组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很谦卑。剧组的所有人都说,“天野肯定能成。” 拍摄过程中,一个惊险的突发事件让沙碧红导演更了解了任天野的品质。 在山坡上拍摄完一场戏,突然,一辆面包车溜下山去,汽车如果再往前溜就是悬崖。千钧一发之间,任天野飞身上前,拉住手刹,试图用身体力量去挡截车体,车轮从他的脚上碾过…… 剧组的财产保住了,奇迹发生了,一双黑色皮鞋保佑了任天野。除了胯骨受了轻伤。目击这些的沙碧红很感动,也很心疼任天野,“万一有大的危险呢,你呀,再贵的东西也不值得你用生命去冒险啊!” 有人说混血儿都特别聪明,有见识。这点在任天野身上可是没有看出来。虽然长着北方人的身材,但是他大个性却十分腼腆。记得有一场戏,是女友知道了他是卧底,一切误会都解除了。沙导告诉天野,这里要有个拥抱。但是轮到给徐筠说戏时,沙导又改变拉主意,觉得这里应该有一个吻才可以表达感情,她问徐筠可以不可以,徐筠很大方地就答应了。 等到开拍时,徐筠很热情地迎上去吻天野,结果天野一下子就楞在那里,然后很腼腆地蜻蜓点水地“应付”了一下。本来剧组的同事全都被这场戏打动,看到这儿全都大笑起来。